首页 > 新闻 > 保康新闻 > 正文

湖北保康县马桥镇政府干部吴克平匪化刁难七旬军属民不聊生

资讯整理:保康新闻网     文章来源:中国网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6-12-14

   张自宏,湖北省襄阳市保康县马桥镇张湾村一个普通的农民,2012年马桥镇政府安排修建白红公路时,将他家原有住房结构震坏。当时,镇政府也积极应对此事,2014年马桥镇人民政府市政工程指挥部赔偿了张家的损失,在赔偿的同时,马桥镇政府帮助张自宏(张家)完成了建新房的全部相关审批手续。建新房,刻不容缓!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,因家属常年多病和经济困难,一晃两年过去,张家的新房迟迟未成建成。大儿子年近四十,因为房子问题,婚事一拖再拖;小儿子常年在部队服役,眼看也到了成家的年纪,而新房还没有着落。张自宏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

  及至今年4月,终于基本凑够了建新房的小部分钱款,张家立马开工建房,希望尽早建成新房。可是,他万万没有想到,自从4月开始建房以来,邻居即前任村长屡次无理骚扰,分管马桥城建、城管官员吴克平故意制造事端,城建部门出尔反尔,以审批手续不全等理由进行阻挠,并下发了《停工告知函》,新房的建成又变得遥遥无期。
 
  老百姓建个房为啥就这么难呢?这不得不从吴克平说起。
 
  一、殴打七旬老人的吴克平:制造事端的元凶,匪化的政府官员
 
  吴克平,何方神圣?其身世说来颇为复杂。据了解,吴克平,男,党员,现分管马桥城建、城管工作。曾在保康县马桥镇笔架村成立保康县马桥宏洋矿贸有限公司。马桥镇政府上班工作人员口头皆称其为“吴镇长”,网络报道上称其职务为“副镇长”。到底是商人,还是官员?是镇长,还是副镇长?这个需要相关部门核实。而在马桥镇老百姓眼中,经常动不动就以强凌弱、殴打老百姓的吴克平,是个不折不扣的匪化的“官员”,是个名副其实的“老混混”。
 
  据调查,张家建房之所以受到百般阻挠,吴克平实为始作俑者,他就是制造事端的元凶。而其对年已七旬的老人张自宏痛下狠手、极力殴打正是他的“一贯作风”,正暴露其“匪化”的面目。
 
  1、制造事端
 
  我们从吴克平的履历可知,他分管马桥镇的城建城管工作。张家4月为建房已屡次与城建部门沟通,马桥镇城建环保服务中心(以下简称城建办)褚兴华所长亲自放了线,同意建房。可是,自今年4月20日以来,前任村长看到张家开始建房,多次对张家进行侮骂、扔石块以阻止施工,并恶意报警,投诉张家建房,据说这都是吴克平在背后唆使。正是有吴克平在背后撑腰,前任村长才敢如此嚣张,故意刁难张家盖房。
 
  据悉,5月26日上午10:00前任村长去了马桥镇城建办,当日10:50镇城建办范书记送来了书面《停工告知函》和《农村村民住宅用地审批表》,让张家重新办理建房手续。2016年5月30日县城市管理执法局尹主任带队到现场进行查看调查与测勘,并让现任村长到县规划局给张家办《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》。吴克平得知此事后,于5月31日撤销了村长职权,阻止其给张家办证,从而达到阻止张家盖房之目的。
 
  2、殴打老人

湖北<a href=http://www.jubaokang.com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保康</a>县马桥镇政府干部吴克平匪化刁难七旬军属民不聊生

  吴克平与张家素有恩怨,曾于2012年3月殴打过张自宏,事件起因也是土地住房问题。2012年3月23日,张自宏找到镇政府。当时马桥镇党委副书记、综治办主任李再平让张自宏去他办公室解决。去了之后,看到镇政府分管城建、城管的吴克平也在屋里。在张自宏在和李再平书记说话当中,吴克平接上了话,仗势欺人,张自宏难以忍受,说:“国家法律还要不要”?吴克平又说:“法律是干部掌握的,干部说了算。”
 
  张自宏言谈中揭露了吴克平贪污的劣迹,吴克平气急败坏,抓住张自宏的领扣将他按倒在地,掐住脖子,对张自宏身体拳打脚踢,导致张自宏左眼、胸部、脖子多处被打伤(有法医鉴定),在马桥镇医院住院治疗17天。这给 张自宏身体与精神上留下了后遗症,张自宏自从被官克平殴打后,身体突然不如从来硬朗了,听力下降了,记忆力下降了,平时也怕多见人了等情况,给他精神上带来了巨大痛苦。
 
  此次建房停工吴克平故意为难张自宏,公报私仇也未有可知。只是没想到,他竟然会第二次对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下此狠手,心狠手辣,以至于此。 2016年6月20日上午,张自宏夫妻到马桥镇党委书记宋涛办公室,找宋涛书记解决房子被停工问题,遇到吴克平。吴克平对张自宏说:“你的房子违法,不找我解决,找谁都没有用。”张自宏不服气:“咋违法了,城建办放了线咋违法了?”吴克平得意洋洋说:“我说出来就是法律,我叫你搞得成就搞得成,叫你搞不成就搞不成。”
 
  接下来,言语不合,吴克平老羞成怒,就纠集6、7人,把张自宏拦住,吴克平忽然先踢了张自宏一脚,随后,上去又对找吴评理的张自宏妻子一顿拳打脚踢, 接着吴克平又抓住张自宏身体把他从窗户往楼下推。张自宏被推倒在四楼走廊地面上。其后,吴克平一只手扭住他的胳膊,一只手揪住他的头发,猛撞地面;接着吴克平用脚猛踩张自宏胸部, 用膝盖不断撞他的胸部,这样持续了几分钟吴克平才站了起来,其他人把张自宏也扶起来……吴克平意犹未尽,又趁机在张自宏后腰撞了几脚,张自宏年纪本已老迈,加以身体又差,此时大汗直滚、眼前发晕,晕倒在地上。可是吴克平一伙人犹不肯住手,随后赶来的张自宏的家人报了警他们才住手。警察来过不久,张自宏的儿子将他背下楼,用麻木车把他送到马桥镇医院治疗。入院时,张自宏呼吸困难,插管输氧达1.5小时;胸部、上腹部、腰部、腿部多处受伤。张自宏住院长达13天,7月2日才勉强出院,出院时医生建议带药巩固治疗等。
 
  3、劣迹斑斑
 
  吴克平在目前法治社会中,作为国家公务员,故意制造事端,利用手中分管城建、城管权力恶意阻止建房,竟然在公共场所马桥镇办公大楼内不顾国家法律、法规,不顾职业道德、社会公德等先后行凶,两次殴打一个七旬老人,与匪徒何异?
 
  吴克平在工作中处处刁难村民,在马桥镇已是习以为常的事。在马桥镇,谁要想建房,就得过吴克平这个鬼门关,请客送礼、拉关系、走后门在所难免,只要与他拉好的关系就可以搞到好的地盘。在处理房建问题上故意制造事端,他向上级领导汇报假信息,不关心村民生活,只关心自己利益。从中渔利,贪污受贿,也是他的“一贯作风”。对张自宏家的事件的处理已可见一斑。他为什么百般阻挠张家建房,并要求主动解决此事?不是私怨那么简单的,关键怕是张自宏没有给他好处。吴克平明目张胆对张自宏说“老子我贪了,你能把我咋搞……”,其猖狂程度可谓无法无天了。
 
  在马桥镇,吴克平殴打弱势群体,譬如孤寡老人,多病妇女,已不是一次两次,而两次肆无忌惮殴打同一个老人,足以惹得人神共愤。这么一个“匪徒”为何能长期在马桥镇横行霸道,呼风唤雨,屹立不倒?据了解,吴克平每次打完村民之后,马桥镇政府为了平息民愤,息事宁人,以救灾款等名义赔偿被吴克平殴打致伤者的医药费。
 
  吴克平自调到马桥镇政府任职以来,多次在开群从大会上讲,做共产党的干部得用国民党的手段,他打人也是为了执行“公务”,有政府买单也是理所当然。因此。他更加肆无忌惮,通过打、扎、抢等手段祸害百姓。(“打”经常打百姓、“扎”门封老百姓门,“抢”抢百姓肥猪、耕牛。)更有甚者,他把群众的猪抢来杀了,吃不完,就把猪肉倒进厕所。他曾多次殴打周湾、张湾、两河口等村多名百姓。同时为了中饱私囊,巧立名目,乱收百姓血汗钱,百姓交不起三提五统款项,他就抢百姓耕牛, 到百姓家中抢谷子, 封老百姓门等,强收的几十万三提五统款项至今去向不明,他也曾因此受到严重行政处分,不知道他与哪位高官拉上关系,于2012年又回到马桥镇政府工作。

湖北<a href=http://www.jubaokang.com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保康</a>县马桥镇政府干部吴克平匪化刁难七旬军属民不聊生

  吴克平成立保康县马桥宏洋矿贸有限公司,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敛财,官商结合,公私不分,在马桥镇也是众所周知的事。该公司不知道哪位投资建立,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消失了。
 
  吴克平,在马桥镇祸害一方群众,为何得不到应有的惩治?置国法于何地?置民意于何地?置群众利益于何地?吴克平如此,那他把控的城建部门又当如何呢?我们且看其下发的《停工告知函》。
 

保康标签:湖北省 工作人员 市政工程 有限公司 襄阳市 WWW.JUBAOKANG.COM